何美璇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204

不点后悔!这绝对是一场壮阔的历史视觉之旅虾酱炒鸡蛋!!-聊城国防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编者按】伴随着战争的硝烟,伴随着现代化建设的??


不点后悔!这绝对是一场壮阔的历史视觉之旅虾酱炒鸡蛋!!-聊城国防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编者按】伴随着战争的硝烟,伴随着现代化建设的脚步,我国的军队美术创作已经走过了近九十年的历程,并形成了独具面貌的绘画语言和艺术风格。几代军旅画家,以他们共同的理想主义信念、英雄主义情怀,以他们扎实的基本功和能打硬仗的精神,以他们对历史与现实重大事件的敏锐洞察力与判断力,为中国现代美术的长廊,奉献了一幅又一幅经典作品。
我们选取了一部分军旅艺术家的军事题材作品——作为一个主流的创作群体西游蛇妖传,他们的活跃程度与不俗表现一直为大家所公认。一幅幅充满英雄情怀的壮美画卷,将引领读者走上一段壮阔的视觉之旅。
军旅画卷:致敬铁骨雄风

会师井冈——井冈山革命斗争
1927年9月9日,毛泽东在湘赣边界地区领导秋收起义,成立工农革命军。10月进军井冈山,创立农村革命根据地,并与朱德率领的南昌起义余部胜利会师井冈山,开辟了建立农村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并最终夺取城市的革命道路。

我们一定会回来
油画《我们一定会回来》的作者曾专门深入江西体验生活,寻找形象,实地写生。构图时突出了红军与群众难舍难分的场面,背景是备鞍的战马,先头部队已经出发,阴霾的天空增添了画面悲伤的气氛。

四渡赤水出奇兵
四渡赤水,是遵义会议以后中央红军在长征途中进行的一次具有决定意义的著名战役。在邵亚川的《四渡赤水出奇兵》中,赤水河给予了画面红色的基调。他将这种红色升华到了具备象征意义的意境之中绝版伪校草。所塑造的红军战士果敢、英勇、意志力顽强,不消沉、不气馁熊家冢,画出了有信念、革命理想高于天的军人气质。

转战陕北
《转战陕北》作者恪守现实主义艺术道路,将重大事件与深刻主题投放在平凡的场面里,在真实的描绘中,得以意味深长地深化延展。

抗联组画
《抗联组画·生存》是一幅用独特视角来观照历史的作品。画家塑造的犹如冰雕般肃穆的抗联勇士群像,视觉上充满了英雄主义的震撼力。

平型关大捷
作品以强烈的动态和白热化的战斗场景,再现了中国军队在强敌面前无所畏惧的英雄主义气概。画家把视点放到沟底,以描绘短兵相接的肉搏场面为主体放学我当家,这样的处理方式,既避免了俗套,转换了角度狄雨,还能把平型关战斗的特点及细节尽量丰实地表现出来,使战争的残酷性得到深刻的体现。

模范
有些人在评论绘画作品时,往往会对自己喜欢的作品赞一句“画得有感觉”。“感觉”一词在这里有些只能意会难以言传的意味乱世情劫。不同画种、不同风格的作品给人的感觉是不尽相同的。

西线
《西线》是一幅弥漫着高原藏野雄风的写意佳作。边境军民关系通过路遇这个小情节得以自然体现。典型的地域环境和形象特征,强烈的视觉效果,自如的表现技法,具有独特的风格。

南海·南海
《南海·南海!》以一个充满震撼力的士兵肖像,形象地诠释了“撼山易孔垂长,撼解放军难”的坚定信念和磅礴气势。

出击之前
《出击之前》体现了画家对苏联油画创作特有的描述性与情节性的追求。画面选取的是战斗出击前的瞬间,通过构图的安排多伦吧,人物动作、神态的刻画阿启算命网,塑造了在紧张的战斗前,战士们蓄积力量的精神状貌,同时通过对战争真实场面的刻画,以少胜多地暗喻出整场战斗紧张激烈的图景五邑通。

砺兵大峡谷
《砺兵大峡谷》以雄浑壮丽的西域高原为主体,映衬出在谷底蜿蜒如白练的山道上疾行的兵车。

西部年代
《西部年代》是骆根兴在油画创作上的一个里程碑。在这幅再现历史瞬间的大型肖像画中,他将我国“两弹一星”研制和试验的直接领导人与酒泉基地的开创者巧妙地组合在一个画面里金焕城,成功地塑造出他们的个性风采唳。

厮杀
版画不仅仅是材料的印痕艺术,更是画家思想与情感的印痕艺术曾诗然。《厮杀》是一幅以海军现代化装备为主题的军事风景丝网版画。

探月
《探月》以艺术的手法,把航天领域的重大突破呈现在观众眼前北洋军阀史。画家在西北大漠工作生活了20余年,深入当代航天军人的精神世界,以新颖的角度和图式,赋予作品鲜活的时代气息。

势不可挡
《势不可挡》是一幅反映我军登陆演习的全景式三联油画。画家以开阔的视野低语者,将冲锋陷阵的士兵与武器装备尽收眼底。

士兵们
《士兵们》表现的是一群生活在基层连队的普通士兵,他们因普通而可信,因朴实而可爱。

看齐
《看齐》通过一对颇具意味的士兵形象组成画面,将人民军队的传统与当代之间的关系,蒋多多以一个队列口令的方式,响亮地“喊”了出来。

训练间隙
《训练间隙》是一幅反映部队训练生活的优秀作品。画面中一位稚气未脱的年轻战士,正利用短暂的训练间隙,就地躺在毫无遮挡的训练场上休息。他舒展的身躯与坚硬的碎石产生了一种触目惊心的视觉效果。

寒夜
油画《寒夜》表现了子弟兵在抗雪救灾前线露宿村头的场景。画家曾在三伏天领着一帮战士,在京郊小山村里再现了一次画面中所需要的环境和情景。这种间接却很实在的感受,让画家在把握画面整体气氛与塑造形象时显得胸有成竹。

儿子
画家在创作这幅作品的过程中时刻提醒自己:用普通人的心情看待客观事物,不受先入为主思想的支配,始终注意“用自己的目光和感情”画画。

来 源:中国美术报
主 审:王永利
主 编:刘云龙
副 编:高笑楠
编 辑:王 敏
2017年72期
全文详见:10444.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