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美璇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127

不戴套的男人才最爱你,原因竟是......-奇牛小说 “妈妈,好多血,快起来!呜……妈妈,不要睡!拉拉害怕……”夏爽的身子软弱无力,脑子昏昏沉??


不戴套的男人才最爱你,原因竟是......-奇牛小说

“妈妈,好多血,快起来!呜……妈妈,不要睡!拉拉害怕……”
夏爽的身子软弱无力,脑子昏昏沉沉,只想好好睡上一觉。耳边却有一个稚嫩的声音,不停歇的闹,吵得她无法入睡。
努力撑开沉甸甸的眼皮,眼前一片朦胧含辛茹苦造句。
“妈妈,不可以睡着xhero!呜……拉拉给爸爸打电话了……很快就会来的!”小孩边哭边说。
一双胖乎乎的小手,使劲按压着搭在夏爽手腕上的那块毛巾。
毛巾早已被鲜血浸透,却还在不停往外渗血。
一股疼痛感从伤口处传来,夏爽忍不住轻哼一声,随之,脑子也清明了些许。
“妈妈!”孩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两行晶莹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顺着脸庞滚落。
“妈妈?”夏爽觉得好生奇怪“是在……叫我么?”
一个连男朋友都没有交过的女生,怎么可能有孩子?
不过,这是谁家的孩子呀,长得真心好看!
长得好像国际著名童星安吉娜,连哭起来都好可爱的呢!
夏爽如是想道。
身子太过虚弱,没办法再多看多想,沉重无比的眼皮又紧紧合上。
“小爽!——拉拉!——”
一个男人的声音由远而近。
从那破音的叫声中可以听出,这个男人此刻焦急万分,心急如焚。
“爸爸!”小孩大哭回应,“呜……妈妈流了好多好多血,快救她!”
男人似一股强劲的龙卷风,瞬间刮进房间来。
他叫罗格,是小女孩罗拉的爸爸。
当罗格看清眼前触目惊心的一幕时,身子一软,差点晕过去。
床单上、毛巾上染满了她的血,地板上也有。
失血过多的她,脸和唇,白得跟纸一样。
罗格来不及多想,冲到床边一把将夏爽抱在怀里,立马送她去医院。
一边脚步不停的狂奔,一边咬牙切齿的在夏爽耳朵边嚎叫。
“秋爽!必须给我听清楚了,我不准你死!”
“老婆!我们的战斗还没完,绝对不可以死!”
“秋爽!给我挺住……”
夏爽被他吵醒爱在华师大,眼睛撑开一条缝,只看到这个霸道男人的侧脸。
健康的小麦肤色,浓眉入鬓,双目深邃,鼻梁高挺,薄薄的唇……
几近完美!
满分为100分,他可以得95分以上。
夏爽心里回应他道:“美男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老婆秋爽。我叫夏爽,夏天的夏!虽然我的身体很不好郑美香,但我是一个非常惜命的人,一点都不想死。”
然后,意识逐渐模糊,眼前变成漆黑一片。
等她再次醒来时,人已经在医院了。
“小爽,你醒啦?”罗格一双温暖的大手紧紧包裹着她的,因欣喜而激动颤抖冷面天使,“谢天谢地,你终于醒过来了。”
夏爽认得他,就是那个梦里叫她秋爽、老婆的95分男人。
“很痛是不是?”
罗格的眼睛里盛满了深情。
夏爽的眼睛无法移开,宛若被蛊惑了一般,以微妙而紧张的心情凝视着他。
“既然知道痛,为什么还要做出这种傻事来?”
罗格这句责备的话,却让夏爽听出了“爱之深,责之切”的意味。
而这,只有在家人的身上才能感受到。
她的家人早已离她远去,不可能再说出这样的话了。
夏爽赶紧把眼睛重新闭上。
这不是真的!
她肯定还在做梦!
既然是梦,那就不要那么快醒来死亡飨宴,再做一下下吧。
“小爽,你怎么了?”罗格疑惑又伤心,“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没有反应。
“你等一下,我去叫医生来关婷娜三围。”
罗格赶紧跑去叫医生。
夏爽悄悄睁开一只眼睛,看到罗格跑出门的背影。
目测他的身高一米八以上,手长腿长,身材比例极好,堪比超级男模。
刚刚美男握过她的手哦,好像留有余温呢!
夏爽想抬起手来看一看,手腕上的伤口被扯到,“嘶……”痛得直拧眉。
天啊!
不是在做梦!
做梦不会感觉到痛的呀!
既然不是梦,那我现在哪里呀?
夏爽这才想起察看自己所在位置。
是病房没错骊姬传奇!
但是,不是她原来住的那间病房!
这是一间三十多平米大的单人病房,设施设备看起来还蛮高档的。比起她曾经住过的病房高档很多倍。
夏爽今年20岁,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可惜老天爷忌妒他们一家太幸福,一场车祸把她的父母送去天国,给她留下一笔遗产。
这还不够,父母刚走没多久蔡瑞芳,她却患上了绝症——白血病,在医院里苦苦煎熬了整整三年。
尽管没有了亲人的陪伴,也没有一具健康的身体,她依旧珍惜能呼吸的每一天,用最动情的歌声鼓励自己加油,最甜美的微笑面对一切困难。
“我怎么会在这里?”夏爽一脸茫然,“手腕怎么会有伤口?我不可以受伤流血的呀!”
她记得自己在医院做化疗,很难受,吐了陈钰琪。
然后,护士扶她到床上休息。
再然后……
就在这里了。
“快看看她,刚才分明醒过来了……”罗格唤来医生。
只见夏爽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双眼无神,呈暴突状瞪大。
“小爽!你怎么了?”罗格扑到床前,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你别吓我呀!”
医生上前把他推开,用小手电筒测试她的视觉反应。
“唔!~”夏爽被强光刺激到,不由自主的扭头。
“秋爽,看得见我吗?”医生伸出两根手指在她眼前晃动,“这是几?秋爽,听到请回答!”
“二!”夏爽小声回应。
医生又伸出三根手指在夏爽眼前晃,问:“秋爽,这是几?”
“三!”夏爽答,并虚弱无力的纠正他,“医生,我叫夏爽,不是秋爽!”
“数字答对,名字怎么会错呢?”医生疑惑。
虽然医生不怎么看娱乐报道,却还是知道秋爽这个名字。
秋爽是一名优秀的歌手阴灵戏,几前年通过音乐选秀出道而出名,是当年的选秀冠军。
可,就在她的演唱事业呈上升趋势之时,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淡出歌坛,近两年更是显少见到有她的报道。
却没想到集貌美和才华于一身的秋爽,居然会割腕自杀。
医生暗叹了一下,看着罗格问道:“家属。秋爽是艺名?夏爽才是她的本名?”
“不,秋爽没有艺名,就一个名字。秋天的秋,凉爽的爽。唐嫣杨幂”罗格非常肯定的回道。
“不对。”夏爽插言纠正道:“医生,我没有家属。我叫夏爽,夏天的夏,爽快的爽。”
医生疑惑的眼神望着罗格,“这是……”
罗格的一颗心猛然揪紧。
猛然扑到床前,一双手捧着夏爽的脸,逼着她与自己四眸相对,低哑的嗓音问:“小爽,看着我,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名字什么时候变成了夏爽?”
夏爽盯着男人那张放大好几倍的俊脸,不禁有些发痴。
虽然脸色有些憔悴,却并不影响他的帅颜。
正脸比侧脸更好看哦,可以打98分。特别是那双深邃的眼睛,拥有摄人魂魄的功力。夏爽只觉得自己陷进去了,深深的陷进去了……
顿时,一颗小心脏“噗通,噗通……”强而有力的跳动起来。
“说话!”
罗格冲问夏爽大吼一声。
真的是吼!
可见他的脾气有多坏。
夏爽被他吼得差点魂飞魄散,心里不免吐槽几句。
人家分明是病人呢!能不能有点绅士分度,把声音分贝降底一点点?
吐槽归吐槽,夏爽还是轻轻把罗格的双手,从自己脸上挪开,对他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先生,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你肯定是认错人了。夏爽这个名字整整倍伴我二十年了。”
“你说什么?不认识我……”罗格被气得吐血三升。
两人的娃都三岁半了,她居然说不认识他?
真这么恨他,恨不得马上与他撇清关系?
连她自己的姓都想改掉!
等等……
她的眼神有异样!
难道是……
罗格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脸色突变,“医生,借一步说话。”
两人走远一些,背对着病床低声交谈。
“医生,秋爽突然变成这样,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
罗格了解秋爽。
她最怕痛了,一根小刺扎到手指都会哭上小半天。
如果不是脑子出了问题,不可能选择割腕的方式自杀。
再加上前段时间秋爽跟他闹别扭,说过一些摸不着头脑的话,让他免不了会有如此怀疑。
“你说的有道理。像她这样的患者,醒来过后思维发生错乱的例子,我曾经在医学报道上见过。建议你去给她找心理医生,给她做心理疏导。”
听完医生的话,罗格怔住了。
思维错乱!
心理疏导!
看来秋爽病得不轻啊。
罗格和医生谈完话,向夏爽这边走来。
“小爽,想不想拉拉稻花鱼?”
她不认他,应该是怒气未消的原因。
他们的女儿罗拉,她肯定会认的。
“拉拉……”夏爽一脸茫然。
电影《杜拉拉升职记》倒是有看过,蛮励志,蛮搞笑的。琴葛蕾
还知道“拉拉”是女同的意思,但她绝对不是女同!她喜欢男人,又帅又有气质的那种。
“你不会把拉拉也忘记了吧?”罗格眉头拧紧,双拳紧握。
夏爽眨巴着那双纯澈的眼睛,“拉拉是什么呀?”
罗格平地一个趔趄,差点一头磕在床沿上。
漆黑的夜色中,一辆霸气的黑色汗血马车在公路上风驰电掣。
“恨心的女人!”罗格满脸怒容,一拳打在方向盘上,汗血马发出一阵刺耳的嘶鸣。
她居然不认他,也不认孩子!
还说要回什么中国,什么成都去?
当他是3岁小孩,很好耍么?
在他们这个地球上,打开世界地图根本找不出那个叫“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也从没听过“成都”这个城市!
当时体谅她刚从鬼门关回来,身体太虚弱,脑子可能也出现问题,便给她耐心解释。
却被她一句“你没上过学吗?连咱们大中国的成都市都不知道。长得这么帅气,可惜是个文盲。”气得差点吐血。
人家怎么可能没上过学?
人家在最发达的国家,上最高级的学府,取得两个最高学位。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她到底想干什么?
说什么得绝症,没几天好活了,要去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地方。
想要逃出他的手掌心,先去想个恰当的理由来!
一个小时前。
“这位先生……”
“我叫罗格,不是这位先生!”
“哦,罗格先生。能不能告诉我,我怎么会在这里的?”
“你受伤了,失血过多。”
“谁伤的我?”
“你自己!”
“我自己……怎么可能?”
“难道是我伤的你?”
“算了,现在没有时间跟你争辩这个。是这样的,我是一个白血病患者,之前在医院里做化疗,不知道怎么回事来的这里。现在,你能不能送我回原来的病房?”
“什么白血病?”
“绝症,会死人的那种!需要呆在无菌病房才行。”
“你的身体好得很,根本没有得什么绝症!”
“不是……我都快要死了,你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啊?快送我去成都市XX医院XX病房吧!”
“成都市是什么地方?”
“中国成都,你不知道星际风暴?”
“……”
“咱们大中国的成都市你不知道?”
“没听过!”
“你没上过学吗?中国成都是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美名响誉世界呀!就连三岁小孩都知道。唉,长得这么帅气……可惜了是个文盲。”
“……秋爽!好,算你厉害。”
说完这句话,罗格转身大踏步走出病房。
跟她说没有得白血病!
跟她说没有中国成都!
她居然都不相信,还敢质疑他的学历,他的智商!
见她如此固执,罗格意识到她精神上的病非常严重,必须马上治。
很快请来医院最有名的精神科大夫,给夏爽做了一番仔细检查。
结果显示,其他问题都没有,只是秋爽的记忆完全消失,换成一个叫夏爽的人的记忆。
医生给出的解释是那琳,她是一个拥有双重人格的人。
罗格不接受,认为这是秋爽跟他闹别扭,故意想出的烂招。
他现在赶着回家接罗拉。
秋爽最疼爱的人是女儿罗拉。
或许,罗拉能将秋爽的记忆唤醒。
……
医院,卫生间。
夏爽上完厕所去洗手,一抬头,看到对面的人愣住了。
这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一米六五以上的个头,苗条xing.感,微卷的秀发披肩,标准的瓜子脸,长长的睫毛,大又圆的眼睛,高挺笔直的琼鼻,厚薄适中的嘴唇。
这般倾国倾城的美貌,不管在古代还是现代都能评上“绝.色”二字。
美中不足的是,脸和唇白得不太正常。
夏爽眨了一下眼睛,美人跟着眨眼睛。且,动作跟她同步。
夏爽抬一下手,美人同抬手。
此时,夏爽终于反应过来耿文清。
刚才卫生间里就她一个人,这里根本没有其他人。
那是一面安在墙上的大镜子。
镜中人分明是她……
却又不是她!
为了再次确认,夏爽吞了口唾沫,定了定神,鼓起勇气,向对面的人伸出手去。与此同时,镜中人也向她伸手过来……
夏爽豁然收回手,声音不可抑制的颤抖,“你……你就是秋爽?”
难怪那个叫罗格的男人,口口声声说她是秋爽,应该就是镜子里的这个人了吧?
“她是秋爽,你是谁?”
突然,一个男人平静的声音,在夏爽身后响起。
一股莫名的寒意,从夏爽的脚底极速往上窜,直冲头顶,令她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博司捷。
夏爽豁然转身。
不远处,一个身穿灰色休闲装,卷发,戴一付黑色方框眼镜的男人,静静的站在那儿。
他的眼神非常平静,跟他的声音一样。
没有听到开门声,这个男人怎么进来的?
太诡异了!
下意识的往他的脚上瞄去,居然……悬空!!
灵异天天有,今天她碰到!
“啊啊——鬼呀!~”夏爽惊恐失色尖叫。
尖利的叫声在卫生间里回荡,更增添几分恐怖。
护士在外面拍门,“秋小姐,你还好吧?”
“厕所……里有鬼呀!”夏爽紧闭双眼,牙齿在颤抖,双腿像筛糠一样不停发抖。
想跑,可惜腿脚无力走不了。
“我不是鬼!不要怕,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眼镜男平静的说话,缓缓向她走了过来,“我只是想知道,秋爽去了哪儿,你为什么要占用她的身体?”
“什么占用身体?”夏爽双手抱头,脑子一片凌乱,“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明明是夏爽,为什么变成了秋爽,她真的解释不清啊。
“呯——”的一声巨响。
卫生间的门被罗格猛然撞开。
“小爽,怎么了?”
罗格冲了进来。伸手一接触到夏爽的身体,原本站在夏爽对面的眼镜男,“刷”的一下,化成一团烟消失在空气里。
“一个男鬼……”夏爽瞪着眼镜男消失的方向,脸上惊恐之色未散。
罗格顺着她的视线望去,自然什么都没看到,“鬼在哪里?”
“不见了……”夏爽白眼一翻,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罗格适时的将她接住红岩网校,打横抱起,快步送回房间。
站在门口的护士,惊疑又害怕,往卫生间里瞧了一眼,心里不禁嘀咕道:不会真有鬼吧?医院经常死人呢!哎哟,想想就恐怖。
夏爽躺在床上,苍白的小脸上渗出细密的虚汗。
医生来检查过,说她只是太激动了,失血过多低血糖,好好休息就会没事了。
“我知道我不是秋爽!我不知道她去哪儿了……”夏爽双眼紧闭,嘴里不停重复这句话。
她的梦,还停留在眼镜男问她的当时。
罗格双眉紧拧,心疼她在梦里被鬼缠着。
轻轻拍她,温柔的安抚道:“没事了,没事了……”
“我不是秋爽!”
夏爽猛然睁开眼睛,看到一个小女孩站在床前,瞪着一双清澈的眼睛,瞳仁好似玻璃球一般剔透漂亮,好奇看着她。
两人四眸相对。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拉拉,快叫妈妈。”罗格催促道。
“什么?!”夏爽感到莫名其妙,“叫……叫我妈妈?”
罗格不理她,用眼神示意罗拉快点叫人。
罗拉忽闪着睫毛哥布林鲨鱼,望着夏爽,小嘴动了动,怯生生的叫了一声,“阿姨好!”
面对这么可爱的孩子,夏爽自然不会拒绝,脸上自然浮起温柔的微笑,“你好。我记得你。”
罗格大松一口气,“认出来了!”
可是,高兴不能太早……
“你是我梦里的安吉娜。”夏爽抚摸着罗拉柔软无比的小胖手,笑眯眯的夸道:“长得真漂亮!”
罗格看傻了眼,“没认出来么?”
“谢谢阿姨!阿姨也很漂亮谭晶退赛。”罗拉客气的回应道。
孩子纯真又可爱,夏爽很喜欢,“安吉娜,你今年几岁了?”
“我……”
罗格听不下去了,打断她们的对话,“小爽,这是咱们的拉拉,不是安吉娜。还有……”
转脸望向罗拉,很是奇怪的问道:“拉拉,你为什么把妈妈叫成阿姨?”
“嘘!~”罗拉赶紧竖起食指在嘴边,示意他噤声。神秘的望了一眼远处的医生护士,然后对罗格勾了勾手指,小嘴贴近他的耳朵,“妈妈说过,在家是拉拉的妈妈,出门是阿姨。”
“为什么醍醐灌顶造句?”罗格很是纳闷。
“妈妈说,在外面的时候是明星,在家是拉拉的妈妈。”罗拉回答道。
罗格回头狠狠的瞪了夏爽一眼。
恨心的女人!
只知道维护自己的明星形象,害得孩子连妈妈都不能认。
不过,他自己为人夫,为人父也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
平时和妻女呆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一起出门的时候更是没有过。他到现在才知道秋爽是这样带孩子的。
四年前,罗格和秋爽在一次聚会上认识,相互有好感。
喝了点酒,好感更深。
然后,当晚在一起过了一个火热又舒服的夜晚。
出人意料的是,她跟他玩失踪。
找到她时,罗拉即将出生。
怕死了痛的她,居然拼命把孩子生了下来。
他一时感动到不行,两人立马领了结婚证,朋友亲戚毫不知情。
秋爽是刚出道不久的签约歌手,经济公司不允许她公开结婚生子的事。
罗格那边也因为家庭原因,不能将他与秋爽结婚的事情公开。
于是,两人商量好,愉快的过隐婚生活。
几年下来都挺好的,前段时间秋爽突然跟他说要重新登台唱歌了,对于这件事情,他是表示支持的。
可她还老让他回家陪着,他就没办法答应了。
他是一家集团公司的老总,一大堆的工作需要处理,怎么可能天天在家陪老婆呢?
于是,两人闹别扭,然后就出现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全文详见:10411.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