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美璇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67

不激怒长辈原则-黄锐***最近有一条新闻闹得轰轰烈烈,准确说来似乎不算什么新闻中华虎凤蝶,而是由一篇文章引发的公众恐慌。其中事实真相如何、?


不激怒长辈原则-黄锐
***
最近有一条新闻闹得轰轰烈烈,准确说来似乎不算什么新闻中华虎凤蝶,而是由一篇文章引发的公众恐慌。其中事实真相如何、后续怎样发展,还不知道。
整个微信朋友圈满是各种评论,有的叫屈,有的咒骂。我这么一个二十出头年轻小伙的社交圈尚且如此,可以想象我爸妈他们的世界里都是什么景象。自从去年把彼此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之后,我自觉地进行了一起中老年人思想改造运动。
每次回家定期检查公众号关注对象、严格筛选朋友圈的屏蔽状态,最要紧的是,每次新闻里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记住:听儿子的长垣一中,别听那些公众号的豪门罪妻。我爸妈今年四十八岁,离老弱腐朽的老年时期还有一段日子,我想着得抓紧时间,免得他们到那时在社会里上当受骗。
幸运的是,在大部分情况下,我爸妈欣然接受狂野天使。
疫苗问题事关重大,我当然义不容辞,开了一个权限发了一条朋友圈。
***

***
常常有人批评我说话太绕弯。简单的道理直接说就得了,说那么多片儿汤话。但就像昨天黄章晋老师说的:「疫苗这件事,我真不知道如何评论。」
郑也夫老师说过一个金句:多数社会科学中的说辞,其实不过是披着逻辑外衣的谚语。
像文学、历史、哲学、艺术这些方面的知识与探讨,要我说本质上就是扯淡,公说公有理,只是看谁的见解更有趣、更容易让人接受。解读文艺作品益于思想升华,阅读社科知识益开拓眼界。在文科范畴里,我毫无底线,说什么都成。
但是像数学、科学、医学这样的硬知识,在我肤浅的认知里,我认为不应该信息透明斯托洛贝里。专业人士的精力应该放在专业上,而不是不断为自己解释,为公众科普知识。
就算是质疑权威,发起人也应该是十年寒窗的研究员,而不应该是月薪四千的记者,更别提门槛为零的公众号作者里。
所以我写下图里这么一段,自认为合情合理,还隐藏我对近期电影的看法,诸位怎么评论怎么聊都行两界小贩。
但是我爸的反应依然是说一些不痛不痒的正确的废话:「媒体人关注当下的一些热点是很必要的。」
我费心费力写下这么一段,您就甩下这么一句,把我给气的啊。
***

***
再一次,我自认为我的表述有理有据有感情,而且,爸一句话儿子七百字,会莫名产生一种奇特的喜剧效果。发完之后,我心满意足地吃芒果去了。
但是几分钟之后,我爸私信我说了三段半抱怨半道歉半撒娇的话,我就不截图了。我能想象到他那时候的生气与紧张,只能赶紧解释说明说好听的,气氛才稍有缓和和女生聊天技巧。
但我没想明白的是,其实也不仅仅是他,很多人都对文字有出奇的情绪敏感。比如我一大学同学就对我说过,要把黄锐和毛月恒的朋友圈屏蔽掉,才能凑合保住同学情谊;另一个好朋友也说过,大一大二时每次看见黄锐发动态就头皮发麻山瑞鳖。
坦白说,我虽然老在网上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引起一些朋友的反感。但我有一个原则:不激怒长辈。
每年春节回老家王姓的来源,大伙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是为数不多的活动呜呜祖拉。我注意到一个常见的现象,每当电视里有嘉宾说出一些比较激进、比较脱离常规、但是是对的的话时,家人们有的表示同意有的强烈反对。
比如在生孩子这个问题上,我和不少老乡意见一致:应该多生。但是以我妈为首的另一部分人坚决反对。其他更敏感的问题,我这里就不举例了。
我就注意到一个明显的区别:观念越保守、越难接受新观点的袖珍狗,往往混得最好;相反,观念与时俱进、开朗乐观的亲戚,孩子好像往往连三本都考不上。
当然我的观察样本仅仅是我家,没什么普世意义。但我今年以来在同学方面也确实注意到,不少观念陈旧、见识窄、情绪控制能力差的同学,居然考上一些烂校的研究生。相反,我的另一些好朋友思想开放、性格开朗,结果几乎考研全失败,现在一个个蹲在家里不着急。
别说他们了,我自己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九阳神君。要不是运气好,我现在估计也在家里坐着等死。
所以回过头来理解我爸妈许多行为动机时,我往往会感谢他们的滞后二十一客。在那个没什么钱的年代、交通极差的破地方,他们愣是憋着一股劲,为我开辟出一条路来。代价就是他们从二十五岁之后,在观念上停止成长。
前一阵看一访谈节目,姜文说他现在的困惑和他青年时期是差不多的。我大概能理解。
姜文大学毕业进剧团,二十二岁演溥仪,二十四岁在《红高粱》,接着一年几部大戏,不到三十岁就拍了《阳关灿烂的日子》,然后几年磨一部电影,在书房、片场、颁奖厅里来回,不知不觉,今年五十六岁了。十年前我爸看《太阳照常升起》时,反复对我说「就像一瓶葡萄酒,有味道。」
但是十年之后,他对于姜文作品的所有评论,也就这一句话反复说。
不仅如此,我爸妈对生活的理解噬剑狂魔,与十年前二十年前几乎没什么区别。他们的精力在养家糊口上面,好不容易有了点积蓄,人到中年,就会对年轻时认定的道理深信不疑。
我爸妈下馆子吃饭有三个原则:第一是自带酒水真角大古,第二是不点配菜,第三是不要纸巾。
看过一些闲书,很多饭店为了防止一些连锁店占领街道,会把招牌菜得价位压得很低,让高成本的大饭店进不来;靠酒水和配菜才能勉强挣钱,据说这叫什么「预防性定价策略」。我爸妈多年前就洞悉了这一点,就是不让小饭店挣他们的钱。姜一郎
这就产生一个有趣的问题了:老把心思放在占人小便宜上,格局太小;但是反过来,要是他们不节省支出,勤俭家用,一门心思探讨生活的真谛,那我今天估计很难有说这风凉话的机会。
我又想起黄章晋老师的话来:「每个生活习惯与物质丰裕时代严重脱节的父母,都是匮乏时代优秀品质的继承和发扬者。」
不过到今天我也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这样的父母养育出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呢?
有机会再聊吧,我也知道今天完全聊劈了。
多见谅。
全文详见:10300.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