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美璇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浏览: 195

不思议迷宫|血猎者与吸血鬼之间不得不说的小故事,欲知详情请戳开!-hin萌血与猎文/1752701998作者脑洞大开写的血猎者和吸血鬼的小前传,希望大家喜?


不思议迷宫|血猎者与吸血鬼之间不得不说的小故事,欲知详情请戳开!-hin萌
血与猎
文/1752701998
作者脑洞大开写的血猎者和吸血鬼的小前传,希望大家喜欢!

(一)
伯格险险避过沾了圣水的弩矢,矢尖擦过他的脸颊,发出了“滋滋”的灼烧的声音爱如茉莉教案。
又是这个血猎者。伯格看着那身披血色斗篷的白发青年,单片眼镜光芒一闪,脸上的伤口消失无踪,神色却隐隐有些不耐。
血猎者见一击不中,毫不犹豫取出银质长匕,只是一眨眼便来到吸血鬼面前,直取他的要害。作为吸血鬼伯爵,伯格自然不会像普通的吸血鬼一般轻易被击中,他不知何时带上了深黑的手套,牢牢接住这雷霆的一击。
“同为血族,却只会借助教会的东西猎杀吾等,真是有趣。”匕首上附着的血腥之气尤为明显,伯格对上血猎者的红眸,挑衅道。
血猎者抽回匕首,以更强的攻势袭杀过来,饶有拼命的架势。
伯格冷哼一声,轻易闪过所有的杀招,右手成爪,将他的腹部捅了个对穿,而后狠狠甩到墙边。舔了舔指尖上的鲜血,顿时没有了兴致。
“为什么?”血猎者声音清冷,带着几分虚弱。既为血族,那吸血鬼不可能不知道头颅才是最大的弱点,腹部的伤口看着狰狞,却根本杀不死他。吸血鬼有怜悯之心?呵,天大的笑话!
“一心求死的人,不配死在吾手上。亏你还是吸血鬼一族的天敌,可悲!”说完氤氲的读音,伯格化作蝠影,消失在夜幕中鲁尼玛拉。
(二)
一红一黑两道敏捷的身影在空中激烈碰撞,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每一击都能够溢出磅礴的能量。可爱的qq头像他们与其说是比斗,更不如说是不死不休的死斗。
双方僵持不下之际,白发青年手中忽然多出一把短刀,硬生生地吧吸血鬼的的一只手臂齐肩削下家有憨妻。
“哈哈哈!”伯格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扶了扶单片眼镜,朗声大笑起来,“前些日子,安德鲁伯爵是你杀死的吧?”
血猎者戒备地握紧了短刀。
伯格的手臂已经开始慢慢生长,他惊讶于这次的武器上居然没有涂圣水。比之上次见面,这个血猎者身上已经没有了那种浓浓的死意,实力提高了不止一星半点。思及此处,他周身的气场开始有了微妙的转变。
“你想报仇?”
吸血鬼又笑了:“就那自命不凡的家伙?那种家伙的存在就是为了拉低吾等贵族的水平,死了更好。”言罢,他手臂已经长好,一掌拍向了血猎者。
“轰——”仅是一个照面,他口吐鲜血倒飞出去。
这可怕实力!跟刚才简直判若两人!血猎者方才燃起的希望瞬间被浇灭。
看着他再次失去了战意,伯格又是冷哼一声,甩袖离去,空气中只留下他嘲讽的话语:“没有人会可怜你的,小子,你只配卑微地死去。”
一只血蝠稳稳地立在寄速飞行的伯格肩上,十分不解地问:“伯格大人,您为何要培养一个敌人?”
伯格脑海中闪过那双蒙着尘的红眸,扯了扯嘴角:“是啊,为什么呢……”
(三)
越来越多的吸血鬼贵族被杀害,一时间吸血鬼城堡人心惶惶,一个白发血猎者的名声在城堡内传开了。
伯格悠哉悠哉地往外走,身后突然传来戏谑的声音:“嘿!伯格,我劝你还是别随便乱跑的好,那血猎者杀你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
伯格脚步一顿,微微叹了口气,转过身来,脸上已经挂上了傲慢且愤怒的表情:“闭嘴!吾堂堂伯爵大人会怕那小小的血猎者?!当心吾让亲王撕了你的嘴!”
“哈哈哈,你就乖乖躲在亲王身后哭好了,废物纯血种,哈哈哈哈……”那吸血鬼愈发肆意地嘲笑道。
“哼!一群胆小鬼,吾现在就去杀了他!”伯格转身翻个白眼,飞速离开。
唰——
亮银色的箭矢附上了暴烈的魔法,卷起一阵狂风,打断了伯格飞行的轨迹。他稳稳落地,不忘拍了拍衣袍上的不存在的灰尘。
“你果然来找我了。凌宝儿”伯格很是愉悦,单片眼镜闪闪发亮。
一个人从阴影中走出,冷漠的双眼带上了点惊愕澡堂服务员,他问:“你是……伯格走出西柏坡?”那个纯血种中唯一的废物伯格?
“看来城堡里有奸细谷之岚,手段不错啊小子。”伯格歪着头看着他,嘴角含笑,说道,“会是谁呢?啧啧啧,吾得回去撕烂他的嘴。”
血猎者思绪不定,他知道自己不是伯格的对手。
“你在紧张?杀死吾不是动动手指的事吗?”伯格笑意更甚。
“你想怎么样?”血猎者干脆地问道九国夜雪。
下一刻马梓豪,伯格闪身来到血猎者的面前,凑近他颈边闻了闻,惊得血猎者下意识掏出了自己的武器,暴退十数米。
伯格撇撇嘴,说:“你身上冰山毒娃娃,有恶魔的气息。正巧,进入地狱边境需要恶魔的认可……”
“好。”
这么爽快?伯格以为还要费一番口舌。
“我欠你两条命。”血猎者收回武器,往密林的另一个方向走去,内心莫名安定了下来。
传说中的血之契约者,还是挺可爱的嘛。思及此,伯格缓步跟上:“小子……”
“海登。”
嗯定光欢喜佛?
“我叫海登。”

以下内容为第一人称,描写——
我是海登,不知不觉,和这个古怪的吸血鬼伯爵在地狱边境待了十年。地狱边境无时无刻不是危险的,难以想象的是,我跟一个吸血鬼在这种危险的地方同行了十年!
那时候的我只是一个傻小子。妹妹爱上了一个吸血鬼,我为了保护她混沌神尊,接受了初拥,成为一名吸血鬼仆从。直到有一天,看到他将妹妹虐杀致死,我居然浑身颤抖着逃跑了。
由于克制不住吸血的本能,我四处逃散,直至回到故乡。怀着天真的想法,我跑到了教会,希望他们能够为我主持公道。没想到的是,我被视作了恶魔,被禁锢了起来,他们还说要对我处以极刑。
为什么!真正的恶人逍遥法外,为什么我就要受到这种待遇!
遍体鳞伤的我拼尽全力逃出来了,绝望之际,我毫不犹豫地与恶魔签订了契约,掌握着强大的力量,我四处猎杀那些恶心的吸血鬼,走上了血猎者的道路芭利娅。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得以手刃仇人,为妹妹报仇血恨,一切都结束了,而生命,在此刻,也似乎失去了意义。我已经不能再算一个人类了,不老,不死,顶着苍白色的头发和血红的眼瞳,我只能穿梭在黑夜中,渐渐被所有人遗忘……
那天,我遇到了这个吸血鬼,他的高贵和强大,同我之前见到的那些杂碎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他讽刺我用教会的东西,更是说我连死在他手上的资格都没有。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弱小,像井底之蛙一样孤陋寡闻却又自以为是。我顿时有了新的目标——杀了他!
舍弃了各种圣物,我开始游走在吸血鬼城堡的边缘,挑衅他们的精英,拼着两败俱伤的危险杀死他们。
很高兴我能再次和这个吸血鬼拼杀,并且顺利砍下他的一只手臂。
还没来得及沾沾自喜,他气势一变,一种魔神般摧枯拉朽的力量扑面而来,无情地摧毁了我的自信。他说,我引以为傲的战绩,爱德华伯爵,只是一个废物,一个拉低了吸血鬼档次的废物。
他再次放了我,语气一如既往地恶劣。但是,一种可怕的念头从我脑海里升起,吸血鬼也有好坏之分吗?这种吸食人血的家伙有几个是好东西九降风。
莫名其妙的,我居然开始猎杀那些腐朽无能的吸血鬼贵族。人性的弱点在他们身上体现地淋漓尽致,各种丑态,甚至不需要我花费太多的力气就自愿当我的奸细。
吸血鬼伯爵伯格,那个传说中只会在亲王的庇护下耀武扬威的家伙,居然是他!见到他的那一瞬间,我不知是喜悦还是恐惧,这场狩猎注定会失败。
他依旧没有杀我响铃草,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我大吃一惊。地狱边境,这个让人闻之色变的地方,他只是用那种慵懒的语气说出来,目光灼灼。
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呵,我也被吸血鬼蛊惑了吗?
“海登!他们居然还能在排泄物里下毒,快帮吾挡着!”
他不安稳的性格注定了地狱边境一途的不安稳,地狱犬巢穴、地界裂隙甚至是撒旦的宫殿,没有他不想去的地方。
很快,这种安逸的时光被打断了,异域再次入侵埃拉西亚,待攻入地狱边境我们才有所察觉。
伯格疯了一般折返吸血鬼城堡,一路上都血流成河,异域的怪物占领了所有的城镇村庄地域无门。由人类和冈布奥共同管理的蒸汽之都被攻陷了,所有的要塞全部沦陷,无数的人死在了战争中。
眼前的吸血鬼城堡依旧伫立不倒,但里面没有了一丝的生气。曾经忠诚的血奴和异域生物共同占领了城堡,他们不分敌友,见人就杀。
第一次见到伯格如此失态,他站在厚重的大门前,轻轻道:“你快离开这里蒲志高。”
“你呢?”我问。
“吾生于吸血鬼城堡,自然要将这地方夺回来!”
一股不容反抗的力道包裹住了我,我只能愤怒地瞪着他,瞬间被传送到数百里以外的血腥要塞。
这个混蛋!
整整一天一夜没有合眼,我奋力往吸血鬼城堡赶,直到看到他倒在了骨龙的巨爪下。
为什么蝾螈怎么养?作为一个血猎者,看到吸血鬼死尽后,我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会如此悲伤?
几乎燃烧了所有的生命,我将他从骨龙的爪下带了回来,尽管带回来的只是一具尸体。
恶魔的契约下有一段禁咒,可以将人复生卡巴拉岛,以冈布奥的形式存在。
这样也好,我已经不欠你了。
再睁眼,我们将不死不休。
小编寄语
血猎者和吸血鬼本是水火不容,却没想到作者给我们呈现了不一样的故事,血猎者和吸血鬼竟也能和睦相处,感情还十分不错!二人相遇相知到血猎者要以冈布奥的形式复活吸血鬼,文中条理清晰,让人一目了然,更是深刻体会到了血猎者和吸血鬼之间的羁绊。

全文详见:10025.html

TOP